aibama35

ノノ`∀´ル✿(’◇’)✿

"今をどう生きる"
Japonism
僕らがつないでいく
ooc
松本城主x相葉奶爸 ABO
穿梭 並行時空 多角突入可能
=====

=====
松潤把纏繞多時的夢告訴了製作的工作人員。 想不透,能拿來作素材也不錯, 動畫畫風也超出預期的對胃。
 (當然夢中孩子是他和相葉生下這些那些羞人畫面絕對沒有詳盡告知)
每次團員驚歎動畫點子時,相葉的神情總有點難以言喻。
松潤有時還在想相葉會不會做著相同的夢。
特別在進入的時候失神想起。
開不了口。
和相葉的關係也是難以言喻 :-
說不出是戀人,但戀人們應做的事該做的事也做盡:
Shopping行街食飯買衫逛超市煮飯仔看棒球賽坐摩天輪開車旅遊 (雖則或多工作上進行);
半命令式一次比一次的高難道動作影分身凌空吊布帶舞如馬戲團表演;
互相吐嘈拍打;
互相錄起上劇節目觀看;
Jr舞台演出時不算吵架的發怒互傷;
15周年把酒把深深深從沒說過的說話吐出淚著Chu儘管看來較似瀧沢流的Jr破冰和好儀式;
赤光光的身段互相看光光 (尤其那隻大白兔完成不吝惜自身,演唱會換衣時手快拔個淨光也只笑笑口對面前的女staff說gome);
比慶生還如求婚般的找團員還有現場觀眾一同亮手燈式;
各式各樣。。。

滾床單看睡臉沒干涉雙方的社交圈子私人空間沒說過海誓山盟沒line twitter放閃,偶有一堆亂七八糟床上情話。
就這樣,嵐團的相葉雅紀和嵐團的松本潤依舊如招牌同步站姿一直並行著,一同為著成為top維持top超越top繼續努力著。
雖然並非天天聚頭,當松潤覺得不能沒有了相葉雅紀的時候深感不妙。

至於為何突然想到此,事因有人拿著雜誌一篇二宮監督的故事:-
{如果故事中交往中的雅子有一天消失不見(變回男兒身不敢再現)}
問及松潤的反應。
松潤不知怎反應。
用深山式天使容顏露齒笑說二宮監督真有才草草回應。
媽的,好亂。。。
夢中古衣和服武士忍者平民不同裝扮的相葉,現在還加多個女體雅子。。。明明相葉抱著骨刺刺的,完全不是自個喜好軟彈的臀部 (但平常有鍛鍊身體的相葉也是有著好摸的彈性),要是消失了。。。



想像不了。。。

[潤雅]氷の花②

已經不知第幾次翻看冰之花。
念念不忘一篇沒填完的同人文比入冷CP坑還要坑。
敢說2014年15周年的時候這篇已完美作結,念力對模特組的kiss或許能見到提早修成正果(完全沒連繫無責任說法)

Slumber:

 








松本潤沒有改變相葉雅紀的軍職,他依然是那支精英軍的軍長,是自己軍隊的少將,一起簽過賣身契,這支軍隊就和櫻井翔再無半點瓜葛。



他大可以驕傲地說這些人都是他培養出來的。



但是自尊和教養並沒有讓他如此。



“戰鬥力起碼還能提升三四倍。”



審閱新加入的軍隊時,松本轉過頭,對身旁站著的相葉如此道。



他意指自己比櫻井翔更優秀。



相葉只是默默的聽著,沒有表態。



松本覺得他是聽進去了自己昨天的話,不會隨便開口。



這麼聰明的人跟著櫻井翔打江山,真是委屈極了,他替相葉感到不平,但嘴上卻沒打算說什麽。



身邊的人都安靜的陪他形式性的閱兵,松本坐在椅子上一連打了好幾個哈欠。



打量了一圈,沒有幾個可以用來消遣的人。



要麼是年紀一把了開不起玩笑,要麼就是早被他毒舌過千百遍的人。



於是視線就落在站在左邊的相葉雅紀身上。



對方神情嚴肅的盯著自己的軍隊,但在松本看來只是在神遊。



他突然產生了好奇心。



“你對我是怎麼看的?”松本側著身子,從斜四十五度的方向看相葉削尖的下顎。



相葉的眼睛掃過他的臉,迅速欠身。



“您是值得尊敬的人。”



見他恭敬的樣子,松本發覺沒有不周全之處是相葉的優點。



相葉給他這樣的評價他不能挑什麼毛病,否則就顯得過於小氣。



值得尊敬的人很多,敵人也一樣,在相葉的眼裡自己和所有人是一樣的立場,並無高低貴賤。



“那你們原來的元帥呢?”他倒是要看看相葉敢不敢盛讚對方。



“有能力,但是不夠。”松本感覺到了相葉的視線又一次掃過了自己的臉。



這樣的回答一定是知曉他對櫻井翔的態度。



相葉懂得察言觀色,這點他自愧不如,不過反正他也不需要。



見他謹小慎微的樣子,松本又不依不饒的問:



“那對你自己呢,又怎麼看?”他勾起嘴角,銳利的目光緊盯著頷首低眉的相葉,很高興能在那張漠然的臉上收穫到一絲難色。



相葉不知松本這樣問的目的何在,在來這裡之前,他確實聽過不少關於這個人的傳言,多半是不太好的。



松本潤嗜血成性,對待敵人總是一個活口都不留,脾氣秉性讓人捉摸不透,又很狂妄,很難伺候。



年長的人提到他難免要搖頭,歎他年少氣盛,說不上有多少嫉妒和羨慕在裡面。



而相葉只知道他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



松本潤有實力去年少氣盛,但是他不能。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他面無表情的回道。



身邊的人都以為松本潤會讓這位新來的年輕軍官難堪,這是歷來的傳統,他對待新人總是很苛刻,否則便會覺得支配起來不得心應手,像是駕馭野馬,需要給點顏色才能順從。



但松本只是點點頭沒再多說什麼,至此以後的幾日也沒有難為他。



相葉破了新人的傳統,很快被大家另眼相看,軍隊里都在盛傳松本元帥看好他,有可能提拔他至中將,何況他本就年輕有為,身邊諂媚的人不知不覺開始變多,像一群蜜蜂圍著僅有的一朵花不停地轉,讓他不堪其擾。



在以前的軍隊里不是沒遇見過這樣的情況,但是熱烈程度顯然不可比,這一部分原因可能和松本潤的影響力有關。



相葉倒也不是如看上去那麼好相處的,表面上對他們謙虛的笑笑,接著再開口就是讓人難堪的話,就這麼堵走了很多前來討好他的人,總算是換來了一陣子清淨。



這樣以後,就又有人說相葉少將和松本元帥是一類人。



於是身邊又恢復了冷清,他反而鬆了一口氣。



自從歸屬於松本潤的軍隊,這位元帥始終沒有派他們去前線,只是天天過來訓練這支正規軍,從基本功到各種實質性練習,像是新兵的流程。



相葉想起松本說他們的戰鬥力還能提升三四倍,起初他將信將疑,但沒想到松本這麼快就實踐了承諾,至於效果如何現在還很難推測。



“我給你們的,會比櫻井翔要多得多。”他胸有成竹的對著相葉說道。



安定軍心也是戰爭策略中的關鍵一環,松本自然不會不懂這個道理,為了能在日後的賭局中持續勝出,他迫切需要這支將由他親手提攜的軍隊表現出絕對的忠誠。



“以後就由我來直接管理你們,不用理會其他任何人下達的命令。”



“是。”



“說起來 ,”松本收起嚴肅的神情,眼光溜到相葉臉上,“我還沒能跟你喝上一杯。”



見相葉一頭霧水,他便解釋道:



“你剛來時我本應該親自為你們接風,結果公務纏身實在是沒能走開。”其實他這個人不好宴席,當日找了個理由推脫掉後,就招來幾名軍妓陪著他在房間裡喝酒玩鬧。



“已經和諸位一起慶祝了,不用再麻煩元帥親自——”



“原來相葉少將這麼不願意跟我喝酒。”笑容很快從他的臉上消失。



“您誤會了,我只是怕耽誤您休息。”相葉的語速有些加快,雖然如此,但善於觀察的松本不覺得這個人的話里有多少愧疚,只是習慣的客氣罷了。



於是松本就想試試順著他的意。



“嗯,也是呢,最近訓練的有點累,還是算了吧。”他捂著嘴打了個像模像樣的哈欠,眼角偷偷瞥著身旁的相葉。



那人顯然沒應對過這種情況,嘴唇微張著想要說什麼,喉結動了下卻沒出聲。



“訓練結束后來大廳等我,我帶你去一個不錯的地方。”松本潤站起來拍拍相葉的肩膀,神秘的對他眨了眨眼睛。



松本的身邊多是些資歷老的年長前輩,像相葉這樣和他年齡相當且有資格站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少之又少,縱然他身處在特殊的位置,也還是需要和同齡人一起找樂子的年紀,所以即便他百般不爽從小就認識的櫻井翔,也依然和對方很要好。



松本潤走後,相葉一個人面對著那支熟悉的軍隊,“並不是很情願被邀請”的情緒不知不覺就寫在了臉上。



也不是說討厭松本潤這類人,只是他不喜歡喝酒而已。



訓練一結束,相葉就先回了一趟住處。



衣櫃里清一色的制服令他為難。



他素日以軍裝為主,私人時間里也只是脫下外套當做放鬆,這麼多年都沒穿過別的衣服。



相葉大概能想象到松本潤要帶他去什麼地方,一個不論高低貴賤的人都能共處的酒肉場所。



想了想,他還是沒有換下身上的制服。



反正今晚一定會被沾上一身酒氣和煙味,倒不如就這樣。



見面時對方也沒換過衣服,卻理所當然的讓相葉等了一會才到場。



那個男人和貼身的護衛說了些什麽,那些人便離開了,只留下松本站在相葉面前。



相葉還是第一次見松本不戴帽子,頭髮沒去打理,隨性的很自然,像是他的為人,從不刻意。



他對松本在戰略上的天賦稍有崇拜,但論及做人卻不敢恭維。



待他被松本領著跨進那個燈紅酒綠的世界時,他才意識到自己顯然低估了對方找樂子的能力。



舞女們穿著性感的比基尼,將大片裸露的肌膚貼在光滑的鋼管上,以各種撩人的姿態舞動著。



而台下的客人遠不是來喝酒這麽簡單。



相葉瞥見角落里有幾個男人輪流和一名妓女性交,耳朵里總能不經意的聽到些刻意的呻吟。



他不喜歡這樣的地方。



松本潤倒看起來是常客,酒保對他點頭微笑,什麽都沒問就倒上了一杯冰鎮伏特加,在松本的示意下為相葉倒了同樣一杯。



還沒等他稍作適應,松本潤已經舉著杯子一飲而盡了。



如果不是鼻腔裡飄過濃重的酒精味,他會以為對方喝的是水。



自己不好再推脫什麽,只好硬著頭皮喝乾淨。



他不喜歡喝酒,不代表他沒有酒量。



一杯冰涼的烈性酒下肚,口中極寒,胃裡卻像火燒一樣灼熱,當真不是一般人可以駕馭的了。



“相葉酒量不錯呢,我領來這的基本一杯就趴下了。”



對方聽後笑笑,不再謙虛的否認了。



“這酒是當地的名產,自從整個區域被我佔領後就經常過來這裡喝。”



“松本元帥不怕被殘黨謀害?”相葉盯著松本拿在手裡的杯子。



“怕什麽,來這工作的人都想賺錢。”



他朝對面招招手,幾個打扮妖艷的女人立刻圍過來,松本隨便摟過一個,坐上他的腿便親熱起來,身旁的幾個也在用身體磨蹭著他。



松本潤的眼睛里卻乾涸的沒有欲望。



他鬆開那個妓女,任由她們在他身上取悅,他的眼睛卻盯著相葉蒼白的臉。



“不管是自己人的,還是敵人的錢,她們都很樂意賺。”



松本勾起的戲謔笑容讓相葉為這些人感到可悲。



那是一個充滿譏諷嘲笑的輕蔑笑容,讓人感到沒有尊嚴,倒確實很適合這裡的人。



“您說的沒錯。”



相葉逐漸感覺到胃部不適,大概是那杯烈性酒開始發作。



“喂,你去陪他。”松本將身旁一個女人推到相葉身邊。



早就知道會是這種下場,相葉撐著額頭,抬手拒絕了妓女的靠近。



“不用管我了,去服侍別人。”



但是對方像是沒聽到一樣持續靠近,一股濃重的劣質香水味衝進相葉的鼻腔,他頓時感覺到胃裡翻江倒海。



“別這麽掃興啊相葉。”松本的笑聲從對面傳來,他知道這個人的臉上一定帶著一副看好戲的神情,只是現在被跨坐在自己身上的女人遮擋住了。



相葉自知不能得罪松本,便沒再出聲拒絕,只是怎麽都覺得不舒服。



她撫摸他的大腿,被相葉扒開了手,又低下頭咬他的脖子,露出一半的圓潤乳房緩緩蹭動在他的胸前,極力誘惑。



酒勁上來了,他感覺一陣眩暈,眼前的景象似曾相識。



一個女人全裸著騎在一個男人的身上,被男人抓著腰不停的晃動,賣力的呻吟。



相葉頓時變了臉色,突然一把推開解著他衣扣的女人,她看了眼松本冷冷的眼睛,惶恐著又試圖貼上相葉的身體,卻感到額頭上頂著冰冷的金屬。



“滾。”相葉舉著槍低吼道。



她流出驚恐的眼淚狼狽的爬開,卻在一聲槍響後再也沒能動彈。



周圍的人都驚叫著逃開,一時間熱鬧的酒吧寂靜的詭異,大家目瞪口呆的看著,沒有一個人打算撿回那個女人的尸體。



相葉雅紀的額頭滲出冷汗,握著槍的手在發抖。



他臉色慘白的像個死人,一隻手還撐在桌子上支撐著幾乎要倒下的身體。



松本潤收起冒著煙的手槍,似笑非笑的看著相葉雅紀。



“不用謝我。”然後拿下相葉握著的槍,幫他塞回去。



“失禮了。”相葉匆忙鞠上一躬便奪門而出,松本一揚手,立刻從人群中衝出兩名手下上前抬走了尸體。



“擾了各位的雅興實在抱歉,作為賠償,今晚的酒錢請都算在我身上。”



他微笑著道歉,示意大家繼續,在音樂響起時轉身離開。



從裡面出來就見相葉扶著墻壁用力的嘔吐,他上前拍了拍對方的背脊,那一杯昂貴的伏特加被他吐的一乾二淨。



相葉慢慢直起身,眼睛濕潤的像是哭過,沒有想吐的感覺了,可是胃部還在隱隱作痛。



他的身體無力的靠在墻上踡縮著,些微顫抖。



“好些了嗎?”松本站在他的身旁,語氣不咸不淡的問著。



相葉點點頭,又低下頭微微欠身。



“勞您費心了。”



松本潤笑了,遞過自己的手帕給相葉。



“我早想殺了那婊子了,”松本點上一支煙,“她給敵軍當眼線,居然妄圖從我身上獲得情報。”



“人也不是這麽傻的。”他吸上一口頓時覺得渾身舒暢,隨後對著相葉吐出幾個煙圈,看對方皺起眉他卻很開心的笑了。



“相葉,為什麽對她拔槍。”



相葉確定松本潤沒有對他用問句,因此他沉默著不回答。



松本潤並不關心他為了什麽而拔槍,只是關心為什麽是他對著那個女人拔了槍。



似乎每個人都有不願意被揭開的傷疤。



松本記得自己小時候最喜歡看窗戶上的冰花,經常讓姐姐抱著他趴在比自己高很多的窗台上,用手去觸摸那片冰涼。



他問姐姐為什麽窗戶上會生出冰花,她就告訴他是冰雪精靈太寂寞了,就在喜歡的人的窗子上畫上冰花,自己藏在裡面等那個人來看她。



後來松本潤被人從孤兒院收養走,姐姐沒有被一起收養,隔年死于肺癆。



他聽說姐姐死之前被關在一個封閉的房間裡,沒有窗戶,沒有陽光,成日的咳血,沒有人為她治療。



那個她待過的房間里,有一朵用她的血畫在墻上的冰花,血紅色的,比窗戶上結的任何冰花都漂亮。



TBC

映画『あん』

映画『あん』
This movie was watched on the transit flight from haneda to shanghai. I did not read any descriptions or comment before. so none of idea about this movie. I was attracted by the movie name.

At the beginning, there are many sakura blossom. And the shooting method make me guess is this make by new/independent/documentary director.

in many forst impression, japanese must be polite. However, if you have travel not only tourist places. You must know every country everyone have different character.

I love the sweet red bean dumping but if you know japanese this word not only for sweet red bean.

shanghai PVG airport has free wifi but network is weak. and as you know can not access facebook and google in CHINA

老師我調左位∼ ʕ•ٹ•ʔ 方便大家拍枱坐睇書乜都好(尤其前面嗰2位 )
(•̀́◇•́)☆ ٩๑òmó๑۶✧

#座席表
#睇模特組神席版J家座席表

最喜歡潤君的墨二kurooo:

繼大哥之後是模特的鼠標指針~少東家走了mini風www(

阿智的上次有修bug 所以這次也放一下

因為有小夥伴提醒我所以壓縮包加密了 不想讓非迷妹的看到所以密碼只是各自的姓名假名而已(太偷懶)全小寫沒空格~

我拔戳這個 密碼: csuc

我潤戳這個 密码:eygu

我智戳這個 密码: vcse


下次胡鬧組應該也會一起放 底圖已經做好拉 劇透 松鼠S氏&nino小惡魔

誇我(

【模特/Y2】八卦树洞(番外)

笑左好耐,笑到出聲吐嘈。模特+磁石。
還真想知後續不用論壇體,試 line體串插一下也行。

キ・セ・キ:

此番外不是论坛体!


此番外不是论坛体!


此番外不是论坛体!




大家久等了。


番外MJ视角,模特稍微多一点,Y2比较少


第一次打模特相关tag,不知道会不会不妥orz


傻白甜,慎


==========================


MJ青年的独白

MJ青年名叫松本润,因为姓名首字母的关系,又加上本身就长了一张日本人少有的浓颜,少年时期经常被叫成太平洋对面的那个流行天王的名字。少年MJ其实不喜欢被这么叫,于是,此MJ非彼MJ这个网名,就这么诞生了。不过久而久之,随着年龄的增长,大家不再会用这个绰号打趣,MJ的这个网名也就跟着他的中二时期,一起尘封了。

MJ有一个比自己大两岁的发小S,两家人家是邻居,家世相当,父母交好,所以有记忆开始,他就和S厮混在一起。和S这个学霸相比,MJ在学习上就不怎么有天赋了,从小到大都靠S在考前给他猛补习,才跌跌撞撞一路上了大学,念得是自己很有兴趣的服装设计专业,目前大二,正在巴黎交换留学。

青年MJ最近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这让他有点忧愁,有点憋屈,有点欣喜,又有那么点小小的幸灾乐祸。

事情要从一个八卦树洞论坛的某个帖子说起。身在异国他乡,有些寂寞如雪的MJ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养成了看国内八卦论坛的习惯,但一般他只看帖不说话,无非是看看别人的狗血经历自己乐呵乐呵。直到有一天,点进了一个叫“长那么大突然冒出个弟弟”的楼。其实这个楼已经出现在论坛好长时间了,但MJ对这种从标题来看怎么都是家庭伦理剧的八卦实在兴趣缺缺,每次都直接跳过。蹲论坛看八卦的人都知道,一个帖子的热度一般也就那么两三天,最多也不超过一周,可这个楼却是时不时就会飘到首页前排,看看发帖时间,已经要有2个月了,MJ也就不禁在意了起来。楼主名字叫“迷彩即是正义”,这让他想起了他的发小S,一个迷彩的狂热爱好者,时不时会搭配一件迷彩花纹的服饰或者包包之类的。被吐槽之后也会自信表示,这是时尚,你等凡人不懂。

帖子一开始MJ还感慨了一下,这世界上居然有那么巧合的事情,这个楼主居然和自己的发小S有好多相同点,从专业到实习单位,再从家庭情况到食物喜好,居然都一模一样,可越看越不对劲。当这个楼主说出那个叫他们去联谊的好友简称A的时候,MJ终于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恐怕大概也许可能不仅仅只是一个巧合。

于是,MJ一口气浏览了那个帖子,赶上了最新进度。然后披上了熟人才会知道的重出江湖的马甲“此MJ非彼MJ”,跑去和楼主对了一个暗号。不出所料,还真对上了。

然后,MJ就再也无心关心楼里上演的到底是家庭伦理剧还是基情片,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被楼主牵涉到A的这段剧情的寥寥几句话给牵走了。

对了,这里不得不和大家补充交代一下MJ的感情史。

MJ,男,有一位性别和自己一样的恋人,首字母刚好是A,还偏偏是自己发小的同学。他们在S成年后的某次聚会上相识,也是刚刚成年的A第一次喝酒不知道自己的极限在哪儿,把自己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发现,原来自己喝高之后就会抱着别人哭,断断续续讲一大堆有的没的,有自己的事,有朋友的事。MJ虽然从小到大就玩心重,喜欢到处结交朋友,却是一个相当自律的处女座,说未成年不喝酒,就真的滴酒不沾,只跟着S和他的狐朋狗友们胡吃海喝到处玩耍,20岁之前从来不碰酒精。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MJ成为了A喝醉后第一个蹭眼泪鼻涕的对象。虽然这在MJ成年也开始喝酒之后被证实,这种行为根本只是同类之间的互相吸引罢了。当然这是后话了。

眼下他们交往一年多,还是热恋期,却又偏偏在远距离,自然缺乏安全感。而他又是无意中从种种蛛丝马迹中判断后又被证实是发小S开的一栋八卦树洞楼里发现他去联谊!科科,懵逼过后,MJ冷笑了一声,又在帖子里回了一句话。当然平心而论,他是相信A的。就他那性格,借他100个胆子,也不会背着自己在外面偷腥。但恋爱中的人嘛,总有一股患得患失的酸臭味。果然,冷嘲热讽地回帖之后,S直接LINE敲了MJ,解释的内容和后来楼里说的大体一致。

冷静下来之后,MJ的八卦神经就上线了。自己的发小S走的一向是精英路线,论家世和自己一样优秀,论颜值就比自己差了那么一丁点,论成绩……咳咳……MJ知道从小到大明恋暗恋自己发小的女生真是数也数不过来,他也交往过几个,但不知道为什么都无疾而终,其中也包括那个现在已经被S拿来当段子说的洋妞。这些都不是现在的重点,重点是,他的发小S开了一个八卦树洞的帖子,乍一看是一部家庭伦理剧,内容实则走出了基腐向。他挺认同S自己在楼里说的是个大写的直,这么多年还没见他对哪个同性有过兴趣,可是,自己和A在一起的时候,他虽然一开始有些吃惊,之后倒也很自然地接受了这种设定,并没有什么排斥,难道……这个发小口中突然出现的弟弟N倒是有些意思。MJ觉得就这情况,他可要找机会严刑逼供一下S,不过考虑到时差,考虑到自己还有正事要做,MJ只能匆匆回复了最后一句话,合上了电脑。

之后,青年MJ等了两天,没有等来发小S的从实招来,倒是等来了A的电话。想必是S和他通了个气,告诉他自己不小心把他给卖了。好不容易打个越洋电话,A一上来就没头没脑开始解释不是自己要去联谊,是自己的表妹blablabla,要不是MJ已经看过两遍文字版的事情经过详解,他觉得自己应该无法马上理解A到底在说什么。当然,A这种着急解释的语气,他还是很受用的。所以佯装生气了几个来回后,MJ巧妙一带话题,开始和自己恋人八卦起了发小的反常,并且从A这里得到了不少N的情报。

意识到发小可能不想和自己分享这段八卦,大概是又过了一周。不过MJ倒是没有生气,想着自己当年和A搞在了一起,也没有提前给S打过预防针,他们从小一起长大,可以无话不谈,但是两个男人聊这些疑似暧昧的话题,确实有点恶心。本着旁观者清的态度,结合楼里的更新以及从A那里套来的情报,MJ把事情理得比谁都通透,颇有些上帝视角的愉悦感。他笃定自己发小这次是栽进去了,虽然可能本人还没有这种觉悟。而之后,帮自己教授忙一场服装秀的事情,也就把这个八卦抛到了脑后。

服装秀安排了日本的场次,MJ作为翻译一同前往,终于忙完之后,从教授那里得到了五天假期。他谁也没有告诉,准备给A一个惊喜。庆功宴结束,半夜12点多,MJ打开了他和A共同的公寓的大门,然后又一次实力懵逼。A还没有睡,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家里还有一个男孩子。A显然很惊喜,不,甚至有些惊吓。不过下一刻,他立刻上去给了MJ一个拥抱,丝毫不在意房间里的另一个人。在A介绍完对方的名字之后,MJ的八卦因子又活跃了起来,他第一时间反应了过来,这位就是楼里的主角N啊!恩,果然是个很好看的男孩子,他有点理解自己发小的萌点了。之后A开始义愤填膺,用他十分跳跃又稍微缺乏一点逻辑的思路,讲起了事情的前因后果,末了还收走了MJ的手机。幸好MJ有追过楼里的进度,此时他才追上了剧情,不至于没有听懂。MJ虽有给发小送助攻的心,但显然不想惹恋人不开心,自然也就事不关己高高挂起。

然后,第二天睁眼开始,三个人坐在客厅打起了游戏。他们从WORLD1-1开始打马里奥,最先输了的人去做饭。MJ对于胜负这样的事情有着莫名的执着,可万万没想到N居然是个游戏大触。于是,在A第一个输掉之后,两个人继续奋战,难分胜负,颇有些白热化。而这直接导致了,他们那天吃了两顿麻婆豆腐,以及各种A的特制料理。MJ被逼得只想自己下厨,可是要他故意放水输了比赛,又不符合他一贯的作风。这样的纠结持续到了第三天中午,毫无意外又是A先完败,当麻婆豆腐再一次端上餐桌,MJ起了背叛的心思。他好不容易有了几天假期能回来一解相思之苦,可不是为了在这里和人打游戏的!况且,因为这个N,他晚上都是和A分床睡!简直惨无人道。

对了,这里又要强行解说一下,因为MJ和A确立关系之前,就先合租了房子,所以是间两室一厅,他们都有自己的房间。交往之后,两个人基本只睡A那间。N过来之后,考虑到MJ有些处女座的洁癖,一定不喜欢外人进自己房间,所以A把自己房间让给了N,自己去睡MJ的房间。然后MJ突然回来,A就把房间还给了他,自己跑去和竹马挤。诶,你问为什么不能A和MJ一间?那自然是A当着竹马N的面不好意思,生怕发生什么难以控制的局面了。

于是,当天半夜,MJ毅然背着A,偷偷摸摸通风报信去了。

之后的事嘛,就是大家知道的那样了。MJ的发小果然没有让他失望,顺利接走了人,让他和A过上了两天二人世界。

而现在,结束了留学回到日本的MJ青年又有了一个新的烦恼。如果发小整天在自己面前秀恩爱该怎么办?


S和A的毕业聚会上,N和MJ作为家属参加。看着S在一旁无微不至地照顾N,主动挑出一切N不爱吃的东西,挡走别人递上来的酒杯,这占有欲,真是巴不得在N身上贴上自己的标签才好。唉,以前怎么就没有发现S是这样的人呢?MJ叹了口气,拉过已经有些喝高迹象的A找了个理由先行开溜。然后默默思考,自己是不是也应该去八卦树洞开个帖子,八一八自己发小秀恩爱的日常才好。


END


=================


其实我只是为了写马里奥一人打一关这个梗,本来正文里想写,后来觉得塞进去实在生硬,就拿出来了。。。


这回真的完结了,回头我一定理一个TXT上传。


谢谢大家能看到这里!


因为昨天做梦有了一个关于月色美那篇的脑洞,所以,应该会有那个的番外更新,希望大家会喜欢。



復活love對談^^模特有對話(其實就沒粉紅反正腦補)

雪苡:

復活LOVEFukkatsu LOVE)座谈会

邮件更新了,然后这次做成了图片格式,看着顺眼多了。

making就是有很多對望,誰挑這張? 還是很帥的模特組就是

kuma (*ʻ◇ʻ人`∀´ ル:

只有一張😭😭😭
圖片轉自Twitter